<track id="p1smp"></track>
        1. <tbody id="p1smp"><div id="p1smp"></div></tbody><bdo id="p1smp"><strong id="p1smp"></strong></bdo>
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p1smp"><div id="p1smp"></div></tbody>
              首頁 > 清風苑 > 文化 正文

              文化

              俠骨柔情的漢子

              稿件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: 2022-07-29 09:22:23

                今年早春,家居蘇州市相城區的張斌彬領兒子看完電影《長津湖》,興奮地走進父母家。張斌彬進門脫鞋脫外套,讀小學一年級的兒子宣瑜不管不顧,撲向客廳里懸掛的沙袋,“嗨嗨嗨嗨”地打起來。張斌彬一笑,也按捺不住軍人血性,架拳迎擊,形成母子“合斗頑敵”的場面。拳來腳去,砰砰有聲,氣喘吁吁也痛快淋漓。

                張斌彬扭頭問一旁笑瞇瞇的母親徐淑云:爸爸不在家?他的超級粉絲要我陪他看第二遍電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張斌彬眼里,父親張凱是宣瑜的超級偶像。宣瑜對著外婆說:外婆啊,看這個電影我流眼淚了,我從英雄身上看到了外公的影子!

                徐淑云摟過外孫,目光中充滿疼愛,說:你外公就是英雄,做男人就要做這樣俠骨柔情的漢子!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故事要從37年前說起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是1985年早春,20歲出頭的徐淑云陪著未婚夫張凱的父母,從江蘇南通來到上海,再憑地方介紹信費盡周折買到上海去往云南昆明的車票,搖晃了幾天幾夜的綠皮火車,最終抵達了南國那個陌生的城市。

                一下車,似乎聞到了戰火的味道,也聞到了親人的味道。

                1984年,時年23歲的張凱是江蘇南通的城市兵,在走出軍校任職偵察排排長的第十天,便率領戰士奔赴云南老山戰場。經過兩個月的臨戰訓練,接受上級的換防部署,全排匍匐上前線,他們距離敵人塹壕最近時只有100米。

                一日,有敵人來偷襲,被潛伏的偵察兵及時發現,并精確引爆定向地雷,戰果不俗,斃敵6名。

                敵人知道我軍前沿陣地兵力不多,遂以數十倍的兵力加以報復,張凱和戰友們舍生忘死,協同作戰,我軍炮群在這群偵察兵的指引下,精準有效地發揮著重大力量。兩軍短兵交接,只有靠步兵靈活機動作戰,以狹路相逢勇者勝的信念置敵人于死地。陣地上往返7次拉鋸戰,得而復失,失而再得,最終陣地在我軍手中。

                戰術素養全面的張凱,面對敵軍虎視眈眈的狙擊手,當即命令戰士們,忘掉平時的各種動作要領,藏身在石縫中以非常規的動作,伺機開火。各人配備的兩把沖鋒槍(偵察兵都額外配有一把微型消聲沖鋒槍)全部由點射改為連發,一有機會即迅速一梭子子彈掃射過去,讓敵人無力還手。尤其是投擲手榴彈,不可起身觀望暴露自己,而要根據自己的預判,拉環后不做起身投擲的完整動作,從頭頂反身投擲。實踐證明,這是最有效的防中帶攻的手段,不見我軍人影,敵人卻被炸得四散而逃。

                戰后回憶,三天四夜里,張凱在指揮協調全排的三個小高地,僅有機會對準敵人機槍掃射了一梭子彈,微沖和手槍都沒有開口,手榴彈卻招呼了三四箱。敵人對他這個火力點恨得咬牙切齒,手榴彈也集中向他的位置投擲,他被身旁爆炸的手榴彈炸傷左腿,身上也多處掛彩。

                換防下來后,連長完全認不出這個血肉模糊的排長張凱了。全排27人,3人犧牲,24人受傷,張凱重傷。當連長握著他的手,肯定戰斗任務完成得非常出色時,他顫抖著伸出三個手指頭,隨后眼淚大顆大顆地滾落,說不出一句話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張凱的大腿、關節等多處受傷。雖然張凱的雙腿保住了,但今后的幾年里每年都需要做一次修復手術,身體里還有數粒彈殼碎片無法取出。戰地醫院,6級傷殘的張凱拄著拐杖,努力地站立在趕來探望他的親人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婆娑的鳳尾竹樹影下,一個操著南通口音的姑娘,對一個拄拐杖的軍人說,即便只有一條腿,她也一生追隨。軍人哽咽。有完整的雙腿,才能支撐起一個家。也更方便奔走江西、浙江、安徽三地,給犧牲戰友的親人送去溫暖……

                抬頭望,春城上空的月亮好圓,月光皎潔。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戰爭結束,上級黨委給戰功卓越的偵察排記集體二等功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  榮譽面前,張凱內心充滿自豪,但更多的是痛楚。3位戰友犧牲時的生命最后時刻,永遠定格在了他心中。20歲的江西彭澤人方外元是戰斗英雄,當陣地再次被敵人占領,敵軍把他團團圍住,為了不當俘虜,他同敵人展開了肉搏戰,直到最后拉響身上唯一一顆手榴彈。浙江金華人劉展亮也是20歲,被授予一等功臣稱號,他與鉆進了坑道的敵人搏斗,寡不敵眾,毅然拉響了身上的爆破筒。安徽利辛的姜希亮21歲,一等戰功獲得者,戰斗中他機警掩護兩名戰友,戰友脫險,他卻被敵人的炮火炸傷。為了報告前沿情況,他拖著受傷的身體,在鮮血中一路爬行千余米,直到指揮所洞口,最終在張凱懷里停止了呼吸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張凱護送3位戰友的骨灰回家,抱著戰友的父母痛哭:我這個排長沒能把兄弟活著帶回來,怪我??!余生,我就給你們當兒子!

                倒是烈士父母摸著他的手,反過來勸他:好孩子,別傷心過度,我們理解!

                國家給每位烈士發放撫恤金900元,張凱從自己當時微薄的工資中挪出三個100元,分別“潛伏”進去,湊成整數。自此,他開始了代烈士戰友盡孝的旅程。每年,在江西、浙江、安徽的3位烈士家中,都會出現一個與親兒子穿一樣軍裝卻沒有血緣關系的“兒子”,一個軍禮,一聲爸媽,行囊中裝滿南通土特產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一聲爸媽,一叫就是30多年。如今,6位長輩送走了3位,健在的仍然能看到“兒子”回家探親,見面一聲“爸爸”一聲“媽媽”,隨后是一個標準的軍禮。老人也都眉開眼笑地握著他的手,親切地叫他“排長”!殊不知,張凱從戰場回來的第二年就是偵察連連長了,后來提拔到司令部任中校作戰參謀,再后來任縣人武部部長……但他的“爸爸媽媽們”還是習慣稱他“排長”。這“排長”一叫,仿佛時光倒流,讓他回到了二十幾歲,朝氣蓬勃,初心不改。

                烈士姜希亮的老家安徽利辛經濟相對落后,張凱帶著徐淑云同往,火車、汽車,還有一段拖拉機路程。徐淑云暈車,不敢吃東西,用一袋榨菜絲抵御嘔吐。張凱心疼妻子,通過聊天來分散妻子的注意力。他說,看望戰友的父母,時間一長,感覺自己真的多出了這么些疼愛自己的父母,這可是意料之外的收獲??!

                徐淑云深情地望著張凱,是啊,在軍營,新婚之夜,一個能將戰友的遺像一一安放在新房,讓戰友與自己分享幸福,這樣的男人當然值得擁有這么多父母的疼愛,連徐淑云也一同享受到這無邊的愛了。嫁與這樣有情有義的男人,一生一世無憂!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張凱愛兵是出了名的,嚴格也是出了名的。

                任偵察連連長時,他不只是盯排長,盯班長,還經?!俺恋降住敝苯优c戰士接觸。他與戰士聊家中父母健康,聊兄弟姐妹和睦,更多的是督促戰士加強訓練。對待訓練不積極者,他絲毫不留情面,怒目圓瞪:這樣不行,這樣上戰場不出三分鐘就會丟了小命!然后,他自己做示范,同一個動作與大家一同反復練習,直練得對方攤在地上爬不起來,自己也爬不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野戰軍司令部極愛這樣的帶兵人,將張凱調往司令部任參謀,不但肩負營連共同科目訓練、兵員管理,連軍部大院管理的擔子也交給了他,要他樹起一個“大管家”的標桿。

                每天早晨出操檢查,他最早;每天晚上查夜查哨,他最晚。有時人沒到聲到,有時聲沒到人到,神出鬼沒。后來,出了一部電視劇《亮劍》,看過的人異口同聲說:這個張凱,活脫脫一個李云龍!

                旁人看不出風風火火的他是6級殘疾,只有知道他連續6年每年做一次腿部大手術者,才知道他忍受了多大的痛苦。關云長刮骨療毒,那是咬牙挺一次,而張凱挺了6次!有時乘飛機高鐵時過安檢,安檢儀在經過他這條沒有半月板的左腿時,會發出異樣的響聲,他只得出示殘疾證。安檢員看后,一個立正,行注目禮!

                2009年,穿了30年軍裝的他,轉業到了江蘇省蘇州市相城區紀委,負責反腐大案要案的偵緝。這可是從軍事到政治的一個大跨步。一切從頭學起,邊干邊學。

                說難,的確難,隔行如隔山;說不難,也難不到哪去,有那么多現成的專業人員,只要團結好,形成了戰斗的拳頭,就沒有撥不開的迷霧,攻不克的堡壘。

                幾年下來,他參與偵破案件數十起,追回大量國家資產。這些案件的當事人多是“一把手”,涉及交通、水利、醫療等領域。他憑一個老兵的嗅覺和敏銳,深挖細查,讓涉案人員無處藏身。在正面交鋒中,有人心懷僥幸想“勸降”他:你一個外地人,也快退休了,何必如此“固執”?張凱一拍桌子,怒喝:閉嘴!看看那些20歲就為國捐軀的烈士,再也沒有機會看到美好生活,沒有機會孝敬父母,人家為什么?為了國家和人民的安寧!你呢?貪圖不義之財,就是喝老百姓的血,不將你們繩之以法,我死后都沒臉見他們!

                一天,張斌彬從外地打電話回來,聊起張凱正帶隊全力以赴辦理的一起案子,他心一沉,半天沒說話,心想,難道是“案中人”想滲入自己家找突破口?電話那頭的張斌彬見父親不說話,立馬哈哈大笑,說,老爸放心,女兒是部隊大院長大的,也成了你一樣的軍人,只會幫你御敵,絕不會投敵做奸細!

                張凱也哈哈大笑,說,謝謝女兒!我們是戰友!敬禮!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2013年底,相城區民政部門找到張凱,知道他幾十年來一直都在為軍人做實事,希望由他牽頭成立一個社會慈善組織,籌集一些社會愛心人士的資金,解決部分困難參戰老兵看病的醫療費用。一聽到“老兵”“醫療”等字眼,張凱馬上點頭,說愿意試試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凱歌幫扶基金”當即就急鑼密鼓地張羅起來。因為年底到了,張凱有一筆獎金,如果全部捐出來給慈善組織,肯定能起到不錯的聯動效應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是,他也有些猶豫,因為妻子早就對這筆資金做了計劃。

                對妻子他有太多的感激,也有充分的了解,但正因為這感激和了解,張凱不忍心向妻子坦白。剛結婚時,她放棄每月近千元收入的南通某公司,隨軍到部隊,在軍人服務社工作,每月僅幾十元工資。落差一目了然。因為她要照顧丈夫就醫,要取出大腿里的彈片。他們當初就在春城月下有約,這條腿,不只屬于丈夫,還屬于戰友的亡魂,屬于多個家庭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在隨軍后的幾年里,他們生活艱苦。工資收入有限,又將其中的大部分用在接濟烈士家屬上。印象中,他從沒有帶家人上街消費過一次,也沒有給妻子添過一件新衣。后來女兒出生,全家人約定,一年在女兒生日這天吃一次肯德基。這并不是所有家庭都能做到的??!

                沒想到,妻子得知原委后,一口答應,不夠再從她的工資里支取。

                就這樣,張凱當年的獎金悉數捐出。其中一部分資助幾名學生圓大學夢;另外的作為慈善組織啟動資金。這一義舉,立刻得到響應,全區很多愛心人士紛紛解囊捐款。慈善組織成立第一年,就籌集了幾十萬元資金。??顚S?,為40多名傷殘老兵解決看病難題。

                張凱決定,將自己每年的殘疾補助金全部捐給慈善組織。這讓慈善組織成了有源之水。

                慈善基金也如潭水映日般照映了更多的軍人心。老陸是相城區退伍老兵,是電鍍企業老板,原來與張凱并不認識,見到這個慈善組織,他立刻響應,連年捐款。有人說他是另有企圖,也許他的企業帶污染性質,想得到張凱的關照?不能讓好人張凱為我背黑鍋,老陸說,我關停企業,轉行,還有閑話嗎?!

                張凱得知后,拎著酒找到老陸家,他要代萬千中國軍人,向這個懂博愛的退伍老兵敬酒。一朝戎裝上身,一世軍心不變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宣瑜終于等回了自己的偶像,他撲向外公,說,外公最勇敢,也最有善心。等我將來掙了錢,也像外公一樣,幫助更多人!

                張凱抱起外孫轉一圈,然后自豪地望著妻子,說,聽聽咱們家后人的話!“子孫若如我,留錢做什么?子孫不如我,留錢做什么?”做善事,做好人,最終受益的,一定是自己?。▌⒎?韓文)

              >>><<<
              如来佛祖肉叉观世音菩萨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p1smp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body id="p1smp"><div id="p1smp"></div></tbody><bdo id="p1smp"><strong id="p1smp"></strong></bdo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p1smp"><div id="p1smp"></div></tbody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