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 id="rm6ar"><strong id="rm6ar"><dd id="rm6ar"></dd></strong></s>
  • <tbody id="rm6ar"></tbody>

          首頁 > 清風苑 > 文化 正文

          文化

          大別山上桂花香

          稿件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: 2021-09-08 09:03:17
          分享至: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我是在大別山長大的,自然魂牽夢縈于這一山一水獨特的氣息。

            《桂花王》出版了。這是我的第一部長篇小說?!矮I給英雄的大別山,獻給英雄的大別山人民?!庇≡陟轫撋系倪@句話,在我心中已經沉睡了多年,像一個樸素而真摯的夢。如今,夢如花開。

            小說以逶迤三省交界的皖西大別山為故事背景,以農家女桂小香的人生經歷為主線,筆觸從20世紀30年代綿延至今,刻畫了桂小香、方子成、桂寶才等一大批平民英雄形象,描繪了皖西大別山近百年來風云變幻的時代畫卷。

            為什么要寫大別山?寫作之前的艱難行走,調動全部身心,找尋關于大別山的記憶,近百年歷史的激蕩浮現,令人難忘。我要追尋表達什么?

            橫跨鄂豫皖三省的大別山,在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,先后爆發了黃麻起義、立夏節起義、六霍起義。其中六霍起義就發生在皖西大地上。在皖西大地組建或改編的師級以上主力紅軍部隊有18支,皖西是紅軍的搖籃,是紅色區域中心,從這塊紅土地上走出了108位開國將軍。

            新中國成立后,為了根治淮河水患,皖西大別山前后修建了佛子嶺、響洪甸、梅山、磨子潭、龍河口等大型水庫。水庫淹沒了房屋、農田、山場,一些群眾不得不離開家鄉,異地重建。

            剛剛步出戰爭的硝煙與苦難,便要白手起家建設家園,艱難與困苦可以想見。然而,淳樸善良、堅強勇敢的大別山人,以大義、大局為重,聽從黨的號召,沒有任何怨言。

            在皖西這片熱土上,犧牲與奉獻是近百年來的精神主題。近百年的革命洪流,近百年的艱辛求索,眾多個體的命運是一個怎樣的生命狀態?歷史骨架下,需要纖細的血肉,這部小說,便是骨架下的工筆,彩色的,有痛苦,有歡欣,有絕望,更有希望。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第一次看見蓊蓊郁郁的桂花王,我被深深地震撼了。

            經歷過一千二百多年的桂花王,仍然枝繁葉茂,生機勃勃,有著獨木成林的磅礴。站在它面前,久久凝望著,百感交集。它是智者,勇者,更是強者。千年的風霜雨雪、電閃雷擊,它沒有向命運屈服。千年的日月星辰、黑暗光明,皆深潛于心,卻默而不言。是不值一說,還是不屑一說?當然,近百年來所發生的一幕幕,點點滴滴,它都記憶猶新,真切如昨。

            飽經滄桑,得山川之靈氣,桂花王鑄就了高潔的靈魂。它的品質,難道不是大別山和大別山人品質的象征嗎?

            桂花王讓我久久地感動。

            那年盛夏,我回到大別山。早飯后在桂花王身邊站一會兒,有著醍醐灌頂般的清涼。

            其后,我陸續又回了大別山數趟,拜謁革命遺址,采訪老人,追尋遠去的人和事。最后一次離開時正值八月,路邊已有人售賣新鮮板栗和桂花。竹籃里咖啡色或酒紅色板栗里,偶爾還有奶白色的嫩栗子。賣桂花的,有折下來的花枝,也有純凈的花粒兒。八月中秋,正是桂花香濃之時。

            這成熟的板栗,這綻放的桂花,一如我的心情,激情飽滿,幽香彌漫。

            桂花王,成為我筆下故事的一個厚實的大幕。芬芳無處不在。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父親聽說我要獨自開車進山采訪,不無擔憂地告誡,要避開十八盤。他記憶中的還是陡峭、狹窄,充滿危險,有著眾多急轉彎的十八盤。

            多年前,我們七八個小青年騎自行車去一座水庫游玩,沒料到途中路還沒有修通,只好將自行車扛過直陡的山岡。

            現在,我開著車輕悄地穿行山野。無論平路還是陡坡,皆是寬闊的水泥或柏油路面。

            大山里一片靜謐。漫山遍野的綠色植物,已有秋色的細碎。成片的或三三兩兩依山而建的農舍,多是灰色或紅色小樓,于陽光下發出耀眼的光芒。菜地里的辣椒、茄子、西紅柿、空心菜等蔬菜,與蝴蝶、蜜蜂、知了們比賽著誘人的熱烈。竹籬笆上,開著鮮艷的喇叭花。稻子熟了,金黃燦燦,一片一片的,層層谷浪映襯著藍天白云。

            這熟稔之景,如詩如夢。我能不醉嗎?

            停下車,情不自禁走到田邊,欣賞沉甸甸的稻穗。稻田邊有一口水塘,倒映著山與樹,綠亮亮的。

            路邊出現了一位中年婦女,好奇地問我:“搞幌子的(干什么的)?”聽著熟悉的鄉音,我笑了。這些稻子是她家的,即將收割。塘是她家的,養了魚。路邊的小樓也是她的家,一樓開超市,二三樓住人。

            想起三四十年前山里人吃苦、流汗,我不禁感慨萬千。

            “你家有人當紅軍嗎?”

            “我爺爺、我二爺爺都是紅軍呢?!眿D女答道,“不過,他們都犧牲了?!?/p>

            那些天不倦的行走,諸多細節讓我感動,刻骨銘心。

            移民搬遷已經過去了五十多年,對當事人而言,仍像發生在昨天。同行的老陳笑著說,他是最小的搬遷者。那時,母親懷著他,挺著大肚子步行一百多里,到了他們的新家。

            因為缺少交通工具,有的人依靠肩挑手提,步行完成了搬遷。搬不走的東西,只好忍痛割愛。后來有了新政策,有人選擇了重回山里。一位老姐姐說,她母親裹著一雙小腳,硬是走了一百多里,將一張八仙桌扛回了山里?;氐缴嚼?,一切又要從頭開始,沒有房子,索性就住在樹上。更多的人在山上搭起了草棚。一位大姐自豪地說,她哥哥就是在草棚里給她娶回的嫂子。

            “但是,大家都很快樂?!贝蠼阏f,“那是暫時的,一切都會好起來的?!彼脑捀腥玖宋?。

            是信念嗎?還是對新生活的渴望和向往?大家一起向前走,不畏懼,不慌張。我采訪的這些人,多是六七十歲,也有八九十歲的。說實話,每一個人,我都想擁抱他們一下,向他們表達我的敬意。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《桂花王》主人公桂小香坎坷曲折的一生,貫穿了大別山近百年的每一天。她的父親、弟弟和丈夫的選擇與奮斗,表達了一個美好樸素的愿望。帶著這樣的愿望,桂小香、母親、孩子們,帶著對親人的思念,翻過一座又一座山坡,涉過一個又一個泥濘,最終心想事成,抵達幸福生活的彼岸……

            這是歷史的本真。小說的這些人物,其實是真實的。真實的是人,虛構的不過是名字的符號化。

            采訪中,一位大娘的經歷讓我震撼。她的父親參加了紅軍,后來做地下工作,失聯了許多年。當她再見到父親時,生活已經變成了另外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在靠近湖北的一個小鎮,一位老大哥說起他失蹤多年的爺爺,幾十年后才弄清楚歷史真相。這樣的故事,我記了滿滿一大本。

            革命斗爭和社會變遷,讓許多人的命運變得撲朔迷離。這構成了跌宕起伏的人物命運。

            智慧和精彩多在普通人的生活中。我想,為人民寫作的高旨,關鍵在于實踐,在于落實,關鍵在于寫作者的心扎根在哪里。

            金秋又至,大別山上桂花香。(沈俊峰)

          >>><<<
          中国女人内谢69XXXX视频